花的故事

杜鵑花的原鄉與傳播

杜鵑花為杜鵑花科(Ericaceae)杜鵑花屬(Rhododendron)花木,杜鵑花屬在園藝上有兩大類,其中枝葉有毛,花葉較小,多分佈在低海拔山區或水岸邊的為杜鵑花類(Azalea);枝葉光滑無毛,花葉較大,多分佈在冷涼、濕度高的海拔山區者,則稱之為石楠類(Rhododendron)。

杜鵑花屬全世界約有9,000多種,以喜馬拉雅山南北麓為中心向東、西和東南方向發展,中國大陸是全世界產杜鵑花種類最多的國家,雲南地區更擁有全球1/4以上的種類,被稱為「世界杜鵑花園」,而原產於長江流域的杜鵑花(R. simsii)則是比利時杜鵑花的主要親本,具有早開及耐室內擺放的遺傳特性。

杜鵑花屬在臺灣約有30種,其中26種為臺灣特有種,即沒有其他地區分佈,如金毛杜鵑(Rhododendron oldhamii Maxim.) 、臺灣杜鵑(R. formusanum Hemsl.)、烏來杜鵑(Rhododendron kanehirai.)等,在臺灣初夏時的合歡山或五月時的武陵農場等山區時常可見滿山的杜鵑花飛舞,讓杜鵑花博得了「滿山紅」或「映山紅」的美名,而三月時臺灣大學校園及陽明山公園的杜鵑花則為外來植物,稱之為「平戶杜鵑」,是中國原產杜鵑(R. simsii)、琉球產杜鵑及日本原生杜鵑經長久栽培,相互雜交的雜交種,花色艷麗,常有白、紫、粉紅、大紅等色。

參考資源:
李哖,《杜鵑花》/財團法人七星環境綠化基金會出版,2001年。
臺灣植物資訊整合查詢系統
臺灣物種名錄

烏來杜鵑珍貴稀有亟待復育(國立臺灣大學園藝系提供)

歷史上的杜鵑花

在西方,西元前400年即有杜鵑花的記載,那時的希臘軍隊被波斯擊敗撤退至黑海一帶,因誤食黃色杜鵑花蜜而留下了中毒的記載,300年後,羅馬軍隊在同一個地區,也因吃了同一種杜鵑花蜜而昏迷不醒慘遭屠殺,於是中世紀的歐洲開始對杜鵑花展開研究,我們也愈來愈清楚某些杜鵑花作為一種藥物的可能性。18、19世紀時,歐洲國家因海權擴張將中國及日本的原生杜鵑花屬植物大量引入,並從事雜交育種,杜鵑花逐漸成為世人生活中重要且普及的景觀植物。

在東方,西元492年生活在南北朝梁代的陶弘景寫了一本《本草經集注》,對於黃色杜鵑的劇毒性同樣也有相當傳神的描述,《本草經集注》是這麼說的「羊躑躅,羊食其葉,躑躅而死。」羊躑躅即今日通稱的黃色杜鵑,杜鵑花也因此有了躑躅之名。而花名「杜鵑」如此雅致又所為何來?原來是來自一段淒美的傳說,相傳在遠古的蜀國有位君主名叫「杜宇」,他善耕且愛民,治國200年後禪讓隱居,因心繫國事,每逢農曆3月便化身鳥兒,催促著人們要於農時播種,直到口吐鮮血灑落在花朵上,仍不停止,百姓為了感謝杜宇,就將杜宇幻化的鳥兒取名為杜鵑鳥,鮮血灑落的花朵喚之為杜鵑花。

參考資源:
李哖,《杜鵑花》/財團法人七星環境綠化基金會出版,2001年。

杜鵑花

文藝裡的杜鵑花

杜鵑花淒美的傳說與杜鵑花開的繽紛秀麗,總是能轉化為文學藝術的養分,原來文人墨客們運用了天生的靈敏感性來想像,詩畫般地歌詠了一段段的美麗,杜鵑花豐富了我們的生命與情懷。詩仙李白在《宣城見杜鵑花》云:「蜀國曾聞子規鳥,宣城還見杜鵑花。一叫一回腸一斷,三春三月憶三巴。」李白透過表現杜宇思國之憂懷來描繪旅行見杜鵑花而叨念故鄉的心情,白居易則有「杜鵑花落杜鵑啼,晚葉尚開紅躑躅。」的詩句傳世,同為唐代詩人的成彥雄寫下了「杜鵑花與鳥,怨艷兩何賒,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的詩句,到了宋代則有蘇軾的「楓林翠碧楚江邊, 躑躅千層不忍看。」古詩詞與杜鵑花同樣千古流傳而不朽。

在臺灣,杜潘芳格的詩作〈笠娘〉,客家女詩人將杜鵑花比喻為客家女子青春、美麗的姿態象徵,是朵朵散發著相思迷戀氣息的花蕾,搖晃著嬌媚身姿,引誘著生命中唯一的太陽與熱切的光,女詩人藉由杜鵑花春暖盛放的年輕女性魅力,展現出超越時空束縛下客家女性的時代性,也串聯起跨越時空的原鄉與記憶,為客家族群的傳播、綿延的生命力寫下了繁盛的永續。

「頂著笠
「那女人走過去
向無盡頭且寬闊而遙遠的藍染原野走過去,
翻過一山,再翻過一山,進而跨向大海那邊。
再過去,再過去,
再過去的高山,過去的高山。
在廣東一帶,「客家笠」披著黑色遮日流蘇
飄飄吹彿著大地,
飄著飄著。
那女人霎時間將頭上的笠拿下來翻開,
相思迷戀的貞女,花蕾般的貞女,
翻開的笠,裝滿了早春的櫻花,盛開的杜鵑花。
那女人搖晃著嬌媚的身姿走過去,引誘著太陽光。
把引誘著太陽光的那艷麗的春天之花,從女人的花筐一朵
一朵摘下來丟開。」

「臺展三少年」之一的畫家林玉山,則俐落地將杜鵑花以景入詩,他在〈春日雜詠〉裡寫到:「風和日麗值春情,約友尋芳載酒行。十里陽明山上路,杜鵑花裡聽流鶯。」真是好不快意!雅逸的您是否也想起了哪些作品?或是起心動念起甚麼了呢?

參考資源:
李哖,《杜鵑花》/財團法人七星環境綠化基金會出版,2001年。

杜鵑花
杜鵑花

都會臺北賞杜鵑

如果您覺得透過生態的遊程對您在生態與環境的認識上能產生更多對話,或者您只是單純覺得現代忙碌的生活需要點自然的調劑,也或許您只是一種附庸風雅,不管甚麼樣的理由,當您決定撥出了時間,在都會臺北內或是充滿野趣的郊外山林裡,杜鵑花都是您在春天裡可以有的最佳選擇之一。

在都會臺北要欣賞到色彩豐富的杜鵑花,當然就是得請您來到素有「杜鵑花城」美譽的國立臺灣大學了,臺大內的杜鵑花以平戶杜鵑最為常見,還有幾株國寶級的「烏來杜鵑」、臺灣原生「金毛杜鵑」、「西洋杜鵑」及「臺大雜交杜鵑」,每年的三月總是把臺大點綴的萬紫千紅,而今年臺北市政府透過與臺大合作推廣杜鵑花季,計畫透過市花杜鵑來妝點城市的美,所以今年您走在街道上,只要細心留意,隨時都能因發現杜鵑花而感到驚喜。

走出臺北來到郊外,林玉山筆下的陽明山是另一個在臺北可以觀賞杜鵑花的好景點,陽明山的杜鵑花以陽明公園、杜鵑茶花園、陽明書屋和大屯自然公園等地栽培的種類較多,特別是往陽明公園的湖山路沿線,是許多“老陽明山們”心中必達的杜鵑花勝地,同樣是您可以的最佳選擇,當然如果您對杜鵑花還意猶未盡,走出臺北,跟著臺大來到溪頭或梅峰,相信一定都能滿載而歸喔!

參考資源:
陽明山國家公園網站/環境教育
典藏臺灣網站

杜鵑花